西安欧亚学院:2015届毕业典礼校长致辞——我会采更多的雏菊

2017-09-29 08:32

  首先,要向所有毕业生表示我最衷心的祝贺,祝贺你们顺利毕业,你们这一生已经确定有大学文凭了,虽然,现在的大学并不怎么改变人们的命运。(笑声、掌声)

  我还要祝贺在座的各位家长,孩子毕业了,你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,完成了为人父母的大部分责任。我的孩子今年也大学毕业,但我今天没能松一口气,实话说,她没有在欧亚就读,倒不是我对这所学校没有信心,而是她对我没有信心。(笑声)

  我太于当校长,对女儿不够关心,所以长期做校长,不仅副校长们厌烦,也不利于家庭和睦。(笑声)

  我还得祝贺在座的各位老师,通过你们的精心培育,同学们顺利毕业,感谢你们的付出,我希望你们在辛勤工作的同时,也多留出时间,陪伴自己孩子的成长。(持续热烈的掌声)

  今年对于欧亚学院来说,很特别,因为我们建校已经20年了。如果用人的一生来比喻,欧亚现在已经是一个踌躇满志的小伙子了。我刚开始创立民办学校的时候,就跟你们现在想得差不多,无非是为了一份工作,增加自己的收入,买一辆梦想中的摩托车。那时的我对20年后的欧亚一无所知,其实一无所想。

  和你们一样,虽然不知道未来是什么,但我们几位创办者满怀,学习其他民办院校的同行,三年就办出了一所万学,这个地方原来是养鸡场,随后,我们开始建设新校园,回头来看,我对欧亚的校园规划和建筑设计深以为荣。我想你们大约也有同感。(掌声)

  很早我就隐隐约约感到应该为学生和老师构建洁净、现代、的空间,作为基本的教学生活。很幸运,在宁波设计院、大学设计院以及法国设计师的帮助下,我们一步一步实现了这些想法。

  校园建设初上台阶之后,迎面而来的就是教学问题,我当时就想:既然叫做大学,就得有大学的样子,看看周边公办大学在做什么,然后照猫画虎。

  为此,我们邀请了很多公办高校的同仁,向他们寻求帮助。比如,刘尔宁教授、刘炳琦先生负责搭建了学校的行政和学生体系,钟忠銮教授为欧亚建立了一套规范的教学教务体系,涂益杰、余宝珠、谭志明等一批专家教授为欧亚奠定了相关的院系、专业和课程体系。我要借此机会再一次感谢这些专家们,他们作为欧亚终身教育成就的获得者,已经载入了欧亚的发展史册。(掌声)

  统一的、规范化、标准化的教学体系是我们发展的基础,但并不是我们的教育目标和教育追求。

  什么是一流的国际化、应用型大学,当时我们并不清楚。建筑设计师可以帮我们搞定建筑,但在教育教学方面,当时没有一个人能够完整的学目标,教学设计,教学评估等方面带给我们一个国际化的,以学生为中心的,以市场为导向的教学体系。

  欧亚的发展每天都面临着选择。校园怎么建造算是美?学楼如何设计,方有利于师生的教与学?课程传授如何以学生为中心?毕业生过上什么样的生活,才是我们的追求?

  对于这些问题,教育界有一套约定俗成的标准和判断。我们如果按照当时的标准来建设欧亚,它一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  我想表达的是,“好”的标准真的是唯一的么?大家叫“好”就真的好么?我们内心的“好”究竟是什么?我们能不能重新定义一种“好”?

  欧亚这些年做了许多教育,在高校圈中,拥有了独特的气质,与众不同,有些先锋。当然,我们也没有离经叛道得太远,虽然我渴望这么做。

  欧亚这20年的发展就是这样,从质疑到行动,从行动到思考,从思考到规划,从规划再到行动。用愿景做引导,步步为营,做力所能及的事情,改变可以改变的。

  今天,我不想对学生们提太多的希望和要求,网上有太多名家名言,他们讲的不无道理,甚至很有。可是如果你们不去实践、不去行动、不去失败,这些不会真正成为你们的和行动准则。经过一系列的实践、行动、犯错,不循规蹈矩地工作和生活之后,再读一读前人的东西,说不定会恍然开悟。

  同学们,我坦言,你们从这个校园离开的时候,并不见得比同龄人掌握更多的东西。我真的不能一口断定你们在这个校园里收获颇丰,因为整个社会对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有太多的不满,我也认同其中大部分的,并在欧亚全面的推进教育变革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但是,我有理由相信,欧亚的审美气质,它所的,思想和务实作风,已经或多或少的渗透到你们的血液之中。(掌声、欢呼声)

  我想为我们的学生和老师读一首诗,这首诗出自一位美国老人,他叫纳丁?斯特尔,当年87岁。

  同学们,假如重新开始建立这所学校,会不会比现在更好,我不知道。但是,在这首诗里,我懂得了成长不是里程碑,而是一个个成长瞬间的记忆。如果从头再来,我会更任性,冒更多的险,我会什么都试试,并且轻装上阵。(掌声)